ENGLISH | 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 登录邮箱 | 网站管理 | RSS | 进入微博

杨宜勇: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规模是收入分配改革的重点之一

女士们,先生们:

大家上午好!很高兴出席这次讨论中等收入群体问题的论坛。

谈到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我首先强调一下什么是“改革”,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只有弄清楚什么是“改革”,我们才能够弄明白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改革”;弄明白需要什么样的改革之后才可能接着来设计怎样进行改革。因为是改革论坛,我想把我的一些基本观点求教于大家。

目前,关于改革存在着四种错误的认识。第一种是不改革,这是一种不作为的懒惰,维持现状;另外一种是没有目标的改革,这是一种危险的改革,盲目的改革,跟着感觉走的改革;第三种改革是与改革的价值观、改革的目标背道而驰的,或者叫逆改革或伪改革;第四种改革就是把增长等同于改革,把发展等同于改革,混淆改革与发展的关系,使改革扩大化。我们要去除四种不正确的改革意识之后,明确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改革。改革就是要攻坚克难,再塑形才叫改革,“翻番”根本不叫改革,现在翻番的认同成为改革最大的认同,这是对改革不精准的理解。

谈到这四种不正确的改革认识之后,我们要什么样的改革已经很清楚了。收入分配改革必须要:第一,扭转收入差距扩大的趋势;第二,实现共同富裕;第三,增进公平和效率。

改革是一种体制机制安排,改革是在新的和顶层的设计下,各个改革主体之间发生作用的一种新的机制,一种新的安排,或者说赋权或者是赋能。改革不全是领导的事情,改革不仅是政府的事情,中国一说到改革好像只是政府或是领导的事情,没有改好就是政府做得不好,我觉得中国人缺乏对改革主体全面性的认识,改革的主体是多样的。从政府来讲,包括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有不同的利益需求,地方政府分省、市、县、乡镇,都各有不同的利益需求,企业也是,有央企,有国企,有民营企业,有大中小企业,有不同行业的企业,改革主体最没有到位的就是劳动者,就是公民,像鲁迅一百年前说的那样“看客的心理很重”,我们期待改革,但是我们经常埋怨被改革了。因为我们主体没有到位,没有参与全过程,最后结果出来,很多人当改革的怨妇,觉得被改革了,没有真正掌握改革的主体性,没有真正的依法改革。举一个小例子,《劳动合同法》出来征求意见的时候,很多的外企、外国公民提意见,给中央写报告,一百页几十页的写,中国人不写报告,民营企业也不写报告,劳动者也不写报告,说写了也没用,但这个法一出台之后,外国公司的立场就是坚决拥护,中国民营企业就说我反对,刚通过就说要修法,简直一点法律意识都没有,修法也得两年以后。

第二个想强调的,怎样改革要用好两个机制,一个是两会机制,一个是谈判。税改的问题、最低工资的问题、最低生活保障线的问题,这些老百姓都要用好“两会”机制。第二是用好谈判机制,不是说发一个文件给大家涨工资,是建立一个工资集体协商谈判的机制,个人能力强就个人谈判,个人能力弱就集体谈判,谈判不能搭便车,不会谈判可以找谈判专家,谈判好不容易有一点成果,要请律师事务所,要普遍的购买服务。改革的主体必须到位。

第二,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可能是最难的,对其困难性、艰巨性要充分的认识。从汉字来讲“分”是什么,是“八刀”,改革要从八个领域下刀。改革收入分配,自己要付出十分艰辛的努力。

最后再讲几个观点。

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是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点。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应该是以“中”为重,。中等收入群体的提高是靠你自己,靠自己的努力。收入分配改革要以下为善,以上为缘。新加坡李光耀说收入分配改革不能杀鸡取卵,企业、企业家就是鸡,也要照顾鸡足够的面子和利益。

如何扩大中等收入者的收入。我们走访了世界上十几个国家,我个人认为中等收入群体就是打造职业社会,构建更加强大的专业人士队伍,提高劳动者的自身素质。世界工厂,流血流汗不行,印度人做世界的办公室,不会流血流汗。自己要有一个定位,要靠出卖肌肉挣大钱,想要富有是不可能的,所以要出卖知识。中等收入怎么来的,永远靠这种低端的打工是不可能成为中等收入群体的。

我们应该给中等收入群体体面的工资。比如说前不久有人跟我说,沙特阿拉伯王子说想要3000个护士,月薪6000美金,但要有国际护士执照,咱们派不出去,这就要提高国民的素质。我们中国人给护士的工资很低,到养老院去第一年实习都给8001000人民币。加拿大养老院里面护理人员都是护士,很多是香港同胞,安大略省最低工资四年前是一小时8元,但是护士每小时44.5元起,不能把专业人士跟苦力是一样的工资。

中等收入群体要成为创业的主体,就业即使是打工皇帝也是挣有数的钱,但是创业要挣无数的钱,中国要有品牌的意识,现在中国的汽车自主品牌都下降。到北美,通过汽车的窗口看不到中国的广告,这样的老二何时能冲到老一?美国的大学生离开学校的时候,26%选择自主创业,中等人群要靠自己创业,中国的大学生离开校园的时候创业的不到1%,差了26倍,如果说明年有690万大学生毕业,280万人都不就业,要省里的国企来背,要当公务员,那是背不动的,大学生不是弱势群体。中国的创业环境其实不是想象中的差。我在人民大学兼职,人民大学里的韩国留学生,80%的学生边创业,开翻译社,卖韩货,开咖啡馆。韩国人在北京是创业,因为他的血液里面有一百个理由觉得北京是可以创业的,本市的学生觉得北京是不能创业的,所以他就不创业。到哪儿去都有韩国人,在那儿创业,他们宁做鸡头不做凤尾,中国大学生都是凤尾的文化。

中等收入群体是个人所得税的主体,北美70%的中产阶级都是交税的,中国怎么可以不交税呢?中等收入群体不是让税让出来的。过去中国只有8亿劳动者干活。中等收入主体主观和客观要统一,中国中等收入群体的主观认同低于客观认同。

中等收入者群体的扩大要靠他们自身的自强、自创和自信。

由于时间关系讲到这儿,谢谢大家!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根据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本人审阅)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法律声明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