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 登录邮箱 | 网站管理 | RSS | 进入微博

王乾筝:对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几个重点领域的建议

 “沪港通:加快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试验田

    目前,我国资本项目可兑换的程度偏低,造成我国金融市场相对封闭,不利于金融机构摆脱惰性,影响了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能力。正在筹备中的沪港通,不但是了解境内、境外资本流动的一个绝佳观察口,也可以作为稳定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一个试验田。资本市场对信息的反应最为敏感,能够最先反映出投资者信心的变化,沪港通的资金走向基本代表境内外基金的配置倾向,因此可以成为跟踪资本跨境流动的重要指引,也是理解境内、境外资本流动的观察口。与二级市场相关的跨境资金流动只是资本项目的一个组成部分,沪港通的初期规模不是很大,而且确定是以券商通道投向股市,所以对汇率的影响有限,因此不会失控。

    推动养老保障的待遇标准从受益基准制转向供款基准制

    当前庞大的养老金缺口既可能对未来的财政可持续构成严峻挑战,又深度影响当前养老保障体制的改革。根据初步测算,现行职工养老保险体系近期会出现大量资金缺口,其后不断攀升,考虑已有的资金积累并维持现有占GDP0.5%的力度的财政补贴,到2050年累计的资金缺口将占当年GDP42%

    目前养老保障制度碎片化严重,可携带性不足。我国养老保障体系存在分人群、分区域式的制度碎片化现象,这既无法满足公平和效率的要求,也阻碍了人们的择业自由,不利于新型城镇化战略的推进和统一劳动力市场的建设。因此,现在需要建立的是跨地区的养老金可携带政策,只要养老金可以跨地区携带,基础养老金的全国统筹并不特别迫切。中央应该鼓励不同的地方根据自己的特色,选择不同的政策,然后中央在跨地区可携带性方面推出一些协调性政策,既保证劳动力的流动,又给地方一个创新的空间。

    当前,需要推动养老保障体制实现三个转变:一是养老保障的待遇标准从受益基准制向供款基准制转变;二是养老保障的资金来源从现收现付制向预筹积累制转变;三是养老金个人账户安排从名义个人账户向做实个人账户转变。只有这三个转变才能实现养老体制的财务可持续性。其中,待遇标准的转变更为关键:供款基准制使得权责的联系更加紧密,有助于解决财务不可持续的问题;这种转变使得政府和个人的责任划分更明确,如果政府对特定的群体在个人账户供款方面给予补助,再分配同样可以通过个人账户实现。此外,在处理财务不平衡时,必须将其写入顶层改革方案,引起更多的重视。

    在事权上,不应急于改变中央地方之间现有的事权划分,继续发挥地方改革的积极性和创造性。除了推动司法权去地方化之外,其他地方事权目前可继续由地方掌握。在社会保障、医疗、教育、土地、环境保护、交通运输模式等领域,应该允许各地方根据中央确定的原则和各地实际情况因地制宜,探索不同的改革方案,这有利于地方发现各方案的优劣,比较竞争,最终优化趋同。财权上,在地方仍然承担较多事权的前提下,需要赋予其相应的财权,包括一定的税收立法权。由于近期面临营改增改革导致地方财政收入大幅下降的矛盾,可以通过加大现有主要税种地方占比等方式,适当弥补和扩大地方财力,比如,增大地方在增值税中的分成比例。

    为了解决基础设施融资的巨大需求与阳光融资渠道极为有限的矛盾,应该逐步建立一个以市政债为基础的地方政府融资体制。反对地方政府发债的主要依据是地方政府预算约束很难硬化,但是,一方面,当前基本不允许地方政府发债的做法基本无效,因为已经有为数众多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因此更应该强调新的约束机制。另一方面,地方债的硬化约束并不是抽象的概念,比如,可以设定债务上限,试编并公布各省的资产负债表数据,发挥资本市场的作用。还可以加强对债务可持续性的管理,虽然现在中央和地方都在做滚动预算,但没有在滚动预算的基础上做中长期债务可持续性预测。此外,地方的行政领导频繁更换,也是导致市政债的约束机制失效的原因之一,因此需要改革干部的管理体制。

    发挥市场作用 推动医疗保障体制改革

    医疗保障改革的核心是发挥市场的作用。首先,放开医疗市场准入,包括中心城市和小城镇的医疗服务准入,推动形成多元办医、有序竞争、分层合作的格局。适度放松对医疗服务价格的管制,鼓励民办医疗和外资参与的医疗机构的发展;按照统一标准实施行业监管和医保政策,营造公立和民营医疗机构的公平竞争环境;加强城镇社区医疗诊所和农村地区中心卫生院的建设,建立多层次医疗服务体系。其次,充分发挥商业性医疗保险功能,满足包括大病保险和长期护理保险在内的多样化需求,减少居民对社会化基本医疗保险的过度依赖。医疗体制涉及到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例如,有关药物、诊断技术的信息在患者和医生之间有明显的不对称,其难点在于在其他领域非常有效的市场机制,到医疗领域有可能会无效。而商业保险的信息中介优势有助于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相应的配套措施如税收、补贴、人事政策必须到位。并不是放开准入就会一劳永逸,当前社会资本投资的医疗机构都是按照盈利机构来纳税,另外公立医院得到多种补助,因此这是不公平的竞争。除此之外,医疗卫生部门的人事制度也阻碍了医生的自由流动。当前优质的医疗资源主要集中在大城市和大医院,一般的乡镇卫生院尽管有一定的设备基础,但人才严重不足。因此应该设计合理的制度,使得更多的专业人才参与到各种医疗机构。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法律声明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