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 登录邮箱 | 网站管理 | RSS | 进入微博

高尚全:关于深化改革提升民心的三点建议

在国内外形势复杂,不确定因素增多,经济下行压力的情况下,要实现稳中求进,推动经济持续发展,根本还是要不断解决好人民群众普遍关心的突出问题,关系人民群众生活是重大的民生工程,提升广大人民的信心是重大的民心工程。古语云:得民心者得天下,这是古今中外的普遍规律。当前,民心工程,有三项改革必须抓在手里:

一、把制度反腐放到更加重要位置

当前,我国反腐斗争已形成了压倒性态势。如何巩固这种压倒性态势?如何夺取反腐斗争的全面胜利?必须紧紧依靠制度建设,把制度反腐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上来。当前,必须把官员财产公示制度建立起来。

我于20135月向中央呈报的《关于十八届三中全会主题的建议》中提出,“把建立官员财产公示制度作为政治体制改革的突破口。为了减少阻力,在操作上可实行三个‘率先’:一是在新当选的官员中率先公开;二是在新任官员中领导干部率先公开;三是在财产中不动产率先公开。”三个“率先”可以避免一次性公开带来的冲击过大,同时也对改革新阶段的选人用人有利,此外,中央已经部署落实的不动产登记制度也已经为不动产率先公开构筑好了技术基础。

民心是最大的政治。世界上已有140多个国家建立了官员财产公示制度。我国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国家,是四个“自信”的国家,没有理由不建立这项制度。因此,不管阻力有多大,不管困难有再多,必须有勇气把提升民心的这个制度建立起来。

二、把反腐中罚没的财产建立扶贫基金

反腐败工作的一个副产品,就是罚没的大量贪腐财产,这些财产有现金、有房产、有字画收藏品等等。这些财产怎么处理也关系到反腐败的成果。现在的情况是到底罚没了多少,钱是怎么用的?都不清楚。如果缺乏监督机制,那就可能滋生新的腐败,前期反腐败的成果也就被抵消了,人民群众也没有实实在在地从反腐败中有获得感,对反腐败工作就可能产生看客心里,甚至产生审美疲劳。因此,如果能够把反腐败过程中罚没的巨额资金投入到民生当中去,那就会大大增加人民群众的获得感,以人民群众看得见摸得着的形式去实现正义,使反腐败工作获得更坚实的民意基础,就会大大提振民心。

十八大以来,最大民生项目就是扶贫。消除贫困、改善民生、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我们党的重要使命,也是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的必然要求。如果能够把反腐败工作和扶贫工作结合起来,就有可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把两者相结合一个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用反腐败罚没的财产设立一个扶贫基金,罚没的现金直接划入基金,罚没的房产、字画收藏品拍卖变现后划入基金,全部用于扶贫开发救助。为此,第一,必须把罚没资金直接划入扶贫基金的专项账户;第二,执法部门必须严格执行收支两条线,严禁截留和返还;第三,必须提高扶贫基金的透明度,实行严格的监督制度。

三、改革创新是振兴中国实体经济的根本出路

我国是制造业大国,但不是制造业强国,在转向先进制造业过程中面临着许多不确定因素和挑战。特别是特朗普为了实施“美国优先”,提出“让制造业回家”的口号,将大幅度降税,企业所得税从35%降为15%;要宣布中国汇率操纵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45%的高关税;任命了敌视中国的经济学家纳瓦罗为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他是《致命中国:美国如何丢掉制造业》的作者,此书被制作为纪录片,传布美国5万家工厂关门,2500万人找不到工作,此举必然会导致中美贸易争端升级,我国要做好对应措施,促使特朗普改变对华政策。

最近,对中国税负是高了还是低了,引起社会各界的激烈反应。我认为必须弄清三个重要问题。

1、如何对待曹德旺的意见?

一种看法认为,曹德旺痛点,带来了改革的契机。痛点是什么?税费太高,企业难以承受。尽管美国的人工比国内高8倍,但其他费用低,但综合起来,在美国办厂仍然比中国国内多赚10%

另一种看法,认为曹德旺跑路了。曹德旺在美国办厂是否跑路?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已深度融合,中国实体经济转型升级必须利用好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因此,要把企业对外投资与不正常的资本外逃区分开来,简单贴上“跑路”标签,不利于企业走出去,不利于实体经济发展。在经济全球化中,企业家考虑的是,哪里成本低?哪里利润多?这是全球配置资源的必然选择。汽车玻璃的主要销售地在美国,在美国建厂,无可非议。况且,曹德旺的大部分资产和业务仍在中国,所以不能说曹德旺跑路了。应该说,曹德旺说了大实话,说了良心话,应当引起党和国家的重视。

2、如何看企业税负高低的两种不同声音?

长期以来,主管部门认为企业税负不高,而企业、学者、国际机构认为中国税负较高。这是为什么呢?一个重要原因是口径不同。税务部门用的是小口径概念,而国际机构、学者、企业用的是大税收概念。一个国家的宏观税负是大税收概念,它不仅是税务部门收到的那个各种税收,还包括了政府的其他各项收入。根据财政部2015年中国财政收支统计,全国一半公共预算收入152217亿元,占GDP比例为22.5%。纯粹按这个比例来看,中国税负比例当然不高,但是实际税负还包括其他方面:

一是社保收入。2015年社保基金总收入为4.6万亿元,加上这部分收入,中国的财政收入就变成了19.82万亿元。

二是土地出让金收入。根据财政部“2015年全国土地出让金收支情况”的统计,全部缴入国库的土地出让金为33657.73亿元。中国的财政收入就增加到23.19万亿元。

三是政府基金和发债收入。加上2015年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国债收入。2015年的财政收入总额增加到26.67万亿元。

2015年中国GDP67.6万亿元,财政收入为26.67万亿,宏观税负为39.4%。应该说,前三项收入中有重复计算部分,去除重复部分,税负就会低一些。

与国际比较,我国的政府行政性收费多如牛毛。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最近提出集团缴付的各种行政性费用太多,达500多种。据有关部门核实,去掉重复计算,2015年娃哈哈集团及所属企业的缴费项目为212项,缴费金额7412万元。

这么多的收费项目,不仅增加了企业负担,而且耗费了企业大量的精力。

3、税收的钱用到哪里去了?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强调民生工程。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人民得到的实惠不断提高。但同一些宏观税负超过30%的国家相比,在社会福利支出(教育、卫生、医疗、社保等方面)法国的社会福利支出占GDP的比例为35%,瑞典是38%,挪威是33%,丹麦是37%,澳大利亚是23%美国是21%,我国还有很大差距。

我国的财政支出中,政府投资和政府开支占了很大一部分。

中央层面很重视简政放权,经过多年努力,已大幅度压缩了审批权。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行政性收费,这后面的背景是什么?据有关专家分析,“是相关公共权力环节的各个部门形成一定的既得利益。如审批权后面跟着的往往有明的收费权与暗的‘设租’权。其中许多收费是跟着公权在收的‘权力行使’带出来的。”

20167习近平总书记主持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强调要降低宏观税负,为企业减税降费指明了方向。在不久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着力振兴实体经济,把振兴实体经济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要任务。明确要求降低各类交易成本,特别是制度性交易成本,减少审批环节,降低各类中介评估费用,降低企业用能成本,降低物流成本等。

李克强总理最近指出:“各方对涉企收费反映仍很强烈,财政部要会同发改委、工信部深入研究,拿出制度性、管长远、见实效的清费措施。涉及的相关单位包括协会等都要勇于自我革命,破除利益束缚,切实让企业减负,轻装上阵。”

面对特朗普“制造业回归”对我不利影响,面对我国制造业生存和发展的关键时刻,党中央、国务院下了很大决心要重振实体经济,向先进制造业迈进。现在就是要生根落地,拿出实招的时候了。

首先,是要加快财税体制改革。能否把增值税再降35个百分点;能否把社保费率降低到工资的30%左右;能否把小企业纳税起征营业额月标准提高到10万元;能否把行政性收费大幅度压缩;能否把个人劳动和专业技能的群体工资税起征点较大幅度上调,对暴利者严征暴利税,以缩小收入差距,促进社会消费;调整税收结构,提高直接税比重;调整和创新原有的税收理念和税收政策,以适应和提高我国在全球的竞争力。

其次,政府要自我革命,简政放权,转变职能,大幅度减少行政开支。一位全国人大代表在全国两会上说,2006年我国预算内的行政管理费用占财政总支出18.73%,远远高出日本的2.38%,英国的4.19%,韩国的5.06%,法国的6.5%,加拿大的7.1%、美国的9.9%。大幅度减少行政费用,必须坚持削减行政审批权力,必须“拆庙”、“拆香火”,必须有壮士断腕的勇气才能推动这项改革。

第三,提高创新能力,改善创新环境。振兴实体经济,制造业转型要靠创新驱动,提高创新能力。现在,有关部门限制仍然过多,缺乏奇思异想、无中生有的环境;对创新者的激励政策要落到实处。

《关于深化改革提升民心的三点建议》成稿于春节前,最近作了点数据核实和个别文字修改。提升民心的三点建议呈报中央后,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张高丽副总理等领导同志对此建言高度重视,分别作了批示。社会反应也很强烈,一个老改革者看了这三点建议后说:“恰如其分!恰到好处!恰是关键!如实行,必民心大悦!民心大振!民心归一!”建设好民生工程和民心工程是治国理政的重要任务,必须坚定不移地落到实处。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法律声明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